【簡單愛之殘念】
= =

殘念

說到灸舞,大家腦海裡浮現的,是少年吃東西時露出幸福的微笑,但他內心的空洞,有沒有

人知道呢?曾經有個人,入住過在他的內心,可是,後面,他不見了,連灸舞也不知道這是

為什麽....


當灸舞第一次看到夏宇時,愣了下,為什麽?因為,夏宇的臉跟他一模一樣,只不過,他不

會捏他的臉,他的表情不會外露,兩個人,只有臉是相似的,其他的,無一處相同,這,是

開玩笑嗎?

第一次遇見雷克斯是在什麽時候,啊,想起來了,那個街角,嘴角露出酒窩,灸舞陷入了回

憶之中。


其實,自己也有嗜血的一面,只是,這一面從未被人發現,直到那天。

“憑你們就想搶劫我,省省吧。”

巷尾里,幾名混混被打趴在地上,少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人,嘴角露出不屑的笑,轉身走人

,此刻的他,正一掃剛才鬱悶的心情。


“最近很多KO榜上的人被襲擊,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太知道,不過,都要小心啊。”

聽到大東跟亞瑟王的對話,雷克斯的腦海裡閃過一個人的臉,是他嗎?
以下内容需要回复才能看到
走在回家的路上,總覺得有人跟著自己,既然如此,那就多繞幾個彎吧。

“跟著我的朋友,可以現身了嗎。”推了推自己的眼鏡,雷克斯友好的說道。

“被你發現了耶。”灸舞從他身後的柱子走出來,笑道。

“有什麽事么?”

“沒有,只是順路。”

“那,好吧。我先走了。”話音剛落,雷克斯轉身走了。

“奇怪,明明他從這邊走的啊,怎么會米看到人?”

“請問,你在找誰?”

“呃...”

“你這個路順的好遠啊。”

“我只是好奇....”


“好奇?”

“恩...”

“那,就請進來吧。”

“呦,可以嗎。”


“說不可以你會不進來嗎?”

“呵呵。”


“可以做個自我介紹么?”
“你先來。”

“雷克斯,這裡的BOSS 。再來,是KO榜的NO.2.”

“灸舞,鐵時空的盟主。”

“鐵時空?”

“跟你們這裡差不多的另一個時空,我是那裡最強最厲害的。”

“呵呵,因為無聊就到這裡來玩?”

“恩,這裡還不錯嘛。”

“近期的襲擊KO榜的事,是不是你?”

“誒?你問我啊,你覺得呢?”

“只是隨便問問。”

“雷克斯,下次我來,要帶給我點吃的哦。這次都米怎么吃東西,討厭。”

“好。”

就這樣,年紀相仿的兩人互相認識了,且對對方的印象都很好,友誼開始生長。


漸漸的,時間長了,兩人發現,有些微妙的氣氛在兩人間遊移,但又不愿捅破那一層紙,於

是,一切還是照舊,只是,他來的時間更少了,停留的時間更短了。

“灸舞,你開心嗎?”
“怎么突然這樣問?”
“覺得你很少笑啊。”
“你喜歡我笑的樣子嗎?”
“是啊。”

那我以後就多笑笑,也是,整天繃著個臉,都快成面癱了。



煩,真是煩人,如果沒那么多事就好了,但那是不可能的。

“小子,那個什麽表情?”

“啊?”

“把錢交出來。”

“大叔,現在來這套早已經過時了。”

“把錢交出來,聽到沒?否則要你好看!”

“哦?要我好看?怎么個要我好看法?”

“小子,不要敬酒不喝喝罰酒?”

“喝,我倒要喝喝罰酒的滋味了。”

“啊,你放手。”
“你叫我放我就放,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啊,救命啊。”
“這樣你就不行了啊。切,真不好玩。”

鬆開手,覺得還不夠,轉身又去加了一腳,覺得這樣才解氣。


才走幾步,又被人攔著,灸舞無奈道,難不成我注定要被人攔路搶劫嘛?我好歹一盟主。

你們...是自己送上門來的,不要怪我沒有給你們後悔的機會 。

“啪啪”兩聲,輕鬆解決。瞄了眼地上的人,灸舞再次感嘆,這裡比那裡好玩多了。

“站住!”
“誒?”
“你不能這樣走!”
“你還米夠啊。”
......

討厭,見血了。“嘖嘖”真是麻煩,老兄,你那么認真做啥,我跟你沒仇的,打來打去你不

累啊 。

算了,一樣都流血了,多點少點沒關係吧。露出詭異的笑,灸舞走向那位對他挑釁的人。

“啊,你...”

那條街,跟之前一樣,只不過,地上的那些人不知道去了哪裡,就這么消失了......


“雷克斯,你知道么,人都是有弱點的。”
“怎么了,灸舞。”
“你有弱點么?”
“怎么問我?”
“我就是想知道才問的。”
“你不是很清楚的嗎。”
“既然如此,那對不起了。”

之後,雷克斯在未出現過任何時空,他的去向成了一個迷。

儘管他的兄弟一直在找,可惜,那么多年,沒有一絲音訊。

包括當時的盟主,他們覺得找到盟主就可以找到雷克斯,可惜的是,他們從來未見過盟主,既

然沒見過,從何找起?


灸舞知道,自己身為盟主是不可以有弱點的存在,但要他將他毀了,他舍不得,逼不得已,

他才這么做。


別人只知道,他這個盟主有個95招待所,但還不知道他自己有密室,密室里放的一尊冰柜-

--------冰柜里躺著,不就是那生死成迷的雷克斯嗎?

只可惜,雷克斯在也看不到自己的笑了,現在,自己習慣了用笑來偽裝自己,只是,自己的

心事有誰知道,有誰可以解決?

看了眼冰柜里的人,灸舞轉身離開密室,開始了第二天的生活。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轉身的時候,冰柜里那個本該躺著的人,眼睛動了一下,隨即,嘴角露出個得逞的微笑。

<< 簡單愛之FEEL | 主页 | 簡單愛之簡簡單單 >>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