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ALFRED,你下班了么?”
“振邦?還沒,不過快要好了。”
“那我等會來接你。”
“不用了。我們直接在餐廳見吧。”
按下電話,程亮整了整桌上的材料,看到兩人的相片,漸漸進入了回憶之中。
只是,明明已經在一起了那麼久,爲什麽,最近總有些心煩的情緒。
最先的那份激情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退,旁人總是很羡慕自己跟正邦。
其實,有什麽好羡慕的呢。大家都一樣,各有各的煩惱,只是,自己的沒人看出來罷了。
兩個人大都是各自忙自己的,難得吃頓飯或者一起出去玩,所謂的交流更是少之又少。是因為在一起的時間長的關係么,一個眼神或一個動作都可以明白對方的想法,這,就是別人羡慕不來的默契吧。
不同的是,他覺得他們已經進入了slatemate。 不是說平平淡淡的日子不好 ,而是說,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麽,他相信,振邦也感覺到這點了。

不清楚这是你的错或算我的错或者社会的错
一开始约会已经错原来人太过寂寞能惹祸

为何其时没有人警告别开始
这一刻方知我当你是你不是

餐廳裡,兩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無非就是近日的近況。
空氣中彌漫著沉重的氣氛,令人喘不過氣來。
明明自己喜歡的人在眼前,爲什麽心里還是會有填不滿的感覺,到底,什麽是自己想要的,還是說這段感情就此為止了?


“ALFRED?”
“啊?”
“你最近怎麼了?總是在發呆.”
“哦,我在想過兩天要辦的CASE,大概想入迷了。SORRY。”抱歉的笑臉浮現在程亮的臉上,還有著些疲倦。

“算了,早點回家休息吧。最近你又瘦了。”
“那麼早?”
“也不早了。都快要11點了。”
“恩。”


照舊是振邦開車送自己回家。自從被振邦發現自己開車有闖紅燈的習慣,每次出來回去定是他送自己,這傢伙,該怎麼說才好,都說自己不會在犯的,他卻硬是要送自己回來。

在回來的途中,或許是開著車窗的關係,還是因為是在車裡么,氣氛沒之前那麼的沉悶了。


“你記得早點休息。不要累壞了身體。”
“恩,我記得。你也是。”
才踏出車門的程亮,就被振邦拉回來,接著就覺得自己被抱抱的緊緊的。

“怎麼了?”
“覺得你的背影感覺很孤單,忍不住就想抱緊你了。”
捏了捏振邦的鼻子,程亮說道,“怎麼會呢,我不是有你么。”
吐了吐舌,振邦調皮的回到,“恩。”






这几天我亦有想过共你这么过是这社会的错
将单身当是我的错谁人还会对寂寞人救助
因孤单撮合你跟我避免了一个导致更多的错
好风光反正不太多未算最坏不要让座


回到家中,程亮更加確定了之前的想法,他們或許是該結束了。
只是,時間場合都還沒到。
當初爲什麽會跟振邦一起,被他的什麽給吸引到的?
想到振邦,就會想到他的撒嬌,讓人忍不住拒絕。
因為那個時候,太過於寂寞么,不想一個人,只想找個對象的關係么?
不,絕對不是,那,又是爲什麽,會在一起呢?
不知道,只覺得對振邦的感覺又有點變化了,說不清是好還是壞。
現在,就先這樣吧。



又一個過去了,兩人見面的次數一個手就數的出來。
差不多是要分手了吧?
帶著些猶豫的心情給振邦發了封郵件,大意就是說最近兩人還是不要見面之類的。
雖然很捨不得,但[確定發送] 還是堅定的按了下去。
這樣,就可以結束了吧?

爱是你的我是我的完了
原来我只是突然累了
原来我不说了
原来我撑着撑到麻了
原来我不爱了

沒有任何的電話或短信還有郵件過來,也就是說他也同意分手了吧?
自己可以這麼理解吧。說不難過是假的,但......

其实你我哪里像情人其实你我更似被囚禁
同时不敢走出去被迫天生一对过后悔的人生
你我哪配做情人难道你我也怕没人吻

自從發出那份為<<分手>>的郵件,到現在已經快3個月了,原本以為之後自己心裡那種悶悶透不過氣的感覺會沒有,結果卻日復一日的增加,好討厭的感覺。


“嘟”“嘟”手機鈴聲響起,是振邦的制定鈴聲。

“喂?”
“ALFRED,怎麼了?”
“恩?”
“我之前到國外去忙車廠的事情了。你SEND的郵件沒有看到就被删了,有什麽事情么?”
“沒什麽,只是無聊時寫的東西。”
“哦,我還以為是你想我寫給我的情書呢。”
“呵呵。”
“那 今晚出來吃飯吧,我帶了禮物給你。”
“今晚?”
“不行么?我回來之後想第一個見到你嘛。”
“好吧。”


結束了簡短的通話,振邦看著那份名為《分手》的郵件,按下了刪除鍵。
[確定刪除?]
[確定]


其實,他最近覺得也有些不對勁,知道跟ALFRED的感情陷入了slatemate之中,但slatemate雖然指的是僵局,但是偏向好的和局。

之後的日子所有的一切如既往般。


<< 華正邦X程亮 《寂寞暴走》 | 主页 | L佛&齊寬 SET ME FREE >>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