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KEN,這裡有名傷者請你過來幫忙檢查下。”
正在值班室的DR.KEN-齊百恒收到簡訊后立即趕到了前臺,當他看到病患時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步,心裡想到,會是他么?思緒飄到了過去。

“阿KEN,你有沒有時間?”
“怎么了?”
KEN很奇怪,平時的好友欲言又止的樣子實在是很奇怪。

“這樣的,我這裡有份打工,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嗯?”

“對方是名10代的少年,但身體薄弱,需要人照顧,而且,他有些怕黑。”

“怎么了?”
“你也知道,我對孩子沒轍,想問問你感不感興趣?”
“把他的病例給我,我看看。”
“好。”
匆匆看了幾眼手上的資料,翻到最後一張資料是少年躺在病床上的照片。慘白的臉,毫無血色的唇,手無力的放在身體兩側。心裡忽然有個念頭,好想看到那雙眼睛,那雙眼睛一定很美麗吧,一想到這裡,KEN的嘴角向上彎了一度。

“我去照顧他吧。”有什麽從鏡片下劃過,那個瞬間太過以至於KEN的友人并未發現。
“給,這個是地址跟電話。 多謝你啦,我先走啦,BYE。”

到了少年所在的住址,KEN才知道,原來少年的姓跟自己一樣,那是不是算半個本家了?

齊寬,在心裡默默念了幾遍這個名字。
當管家把自己帶到少年的房間時,看到少年的樣子他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
暖色調的房間,令人覺得溫馨,但床上的人仿佛冰一樣涼。
少年的額頭不停的出著冷汗,一直喃喃低語,聽不清說的內容。
KEN就這樣站在床前看著他,一動也不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直閉著的眼睛睜開了。映入眼簾的是KEN還有KEN的笑,那抹笑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KEN笑的最溫柔的一次。困惑的眼神看向KEN但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麽似的,少年卻笑了。他這一笑,KEN覺得有什麽變的不同了但很快的一閃而過。少年的眼睛如他想象中那樣沒讓他失望,他決定了,他要好好的照顧他。

“可以不吃么?”少年看到眼前的醫生拿著一碗看似中藥聞起來很奇怪的東西說道。

“你有拒絕的權利么?我是你的醫生我說的算。”

“不要,這味道好奇怪。”

“你沒挑剔的權利。想不吃可以,等你恢復正常。”

“那,可以給我糖么?藥好苦的。”

“良藥苦口。”

“你欺負人。不給我糖我不吃。”

“你都多大了還吃糖,幼稚。”

“不要你管。”說完,少年賭氣似的對醫生做了鬼臉,還背過身子,嘟起嘴巴。

“給。”遞給少年的,是一盒什錦水果糖。

出乎意料的,少年很乖的喝完了那碗不知所云的東西。

之後,少年繼續躺在床上假寐,而醫生,繼續站在之前的位置注視著他。

記得管家當時走到房門前想叫兩人吃飯看到這個情景急忙退了下去,他直覺自己不該進去破壞那幅畫面。那是第一次但也是最後一次。

“時間到了,你該睡覺了。”
“睡不著。”
“關燈。”
“哼。”

覺得少年沒什麽不對勁的KEN離開了少年的房間。
“砰”的一聲,顯示了他已離開的事實。
“喂?”虛弱的聲音在房內響起,“醫生?!”聲音里多了一絲焦急還有些許的不安。
之後沒有任何的聲音從房內傳出。

第二天,KEN很難得的早起。到了少年的房間,看到少年一如既往的睡顏,只是少年的呼吸聲有些急促,跟之前有些不同,在一探少年的額頭才發現少年發燒了。

“管家,他怎么會這樣?”老實的說出心裡的疑惑,KEN覺得管家有必要向他解釋。

“醫生,之前的心裡專家說是他心裡有極度的不安跟自責所產生的。”

“詳細的原因?”

“不知道,反正有天他回來開始就成現在這樣了。”
“咳,咳。”咳嗽聲響起,說明少年醒了 。

替少年測了體溫,燒退了,但KEN從少年房間廁所卻發現他之前有嘔吐的現象。

“你關燈之後到底怎么了?”

少年鐵了心一般,拒絕回答KEN的問題。還真是孩子氣啊,KEN在心裡默默念道。

“既然這樣,那今晚仍舊關燈。”
聽到關燈二字,少年不相信似的,狠狠瞪了KEN一眼。被討厭了吧,此時的KEN還不知道他其實已經淪陷了,他的這種心情應該叫擔心。

“有力氣瞪我,那就說明好了,記得把這個給吃掉。”
才回頭,少年就看到放在自己床邊桌子上的湯藥,厭惡的神情浮在臉上,剛想伸手把湯藥給倒了,卻聽到那個人說道,“今晚我陪你一起睡。”手抖了下,隨即對上醫生的眼,想從醫生的眼里看出什麽,結果什麽卻沒看到,湯藥卻不知不覺的喝完了,等他發現時已晚。

本以為醫生只是說著玩玩糊弄人的,沒想到他真的來了。

“啪”的一聲,少年房內的燈再次被關了。

算不上大的床上躺著兩個人。遠處看他們仿佛愛侶般。一人躺在另一人的懷抱里,聽著彼此的心跳聲,鼻尖的距離很近,他們感覺的到對方呼吸的氣息。

“感覺好點了么?”輕輕拍了少年的背,KEN安撫道。才按下燈的開關,少年的身軀就僵硬了,之後開始發抖,那雙美麗的眼睛失了焦,眼神空洞,雙手捂住耳朵,不自覺的呢喃,像是陷入了什麽回憶之中。看到這樣的少年,KEN知道自己的心被掉了起來,他不愿看到這樣的少年,少年不應該這樣,爲什麽?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不想看到少年這個樣子。

於是他從背後抱住少年,輕輕的拍的少年的背,在少年耳邊低語,希望將少年從回憶之中喚回。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的,終於,他成功了。他從少年的眼裡看到了焦急的自己,少年低喘的聲音表明他從噩夢里醒了,身上的睡衣被汗浸濕,醫生拿起熱毛巾替他擦身。

KEN的手很大,,握著很有安全感,這個是少年第一次跟他握手時得出的結論。

而現在這雙手卻在自己的身體上遊移著,少年的心跳的更快了。而KEN卻作弄少年似的,在少年的背脊處有一下沒一下的畫著圈,不僅如此,他還時不時的在少年的耳邊吹氣,或者趁著少年不注意,舔少年的耳垂。看到少年的臉紅的有如蘋果,他才停了下來。

少年的臉上呆呆的表情很可愛,輕輕的啄了那略有些澀的唇,KEN的想法是如此柔軟的唇第一次碰到。

“阿KEN?”看到齊百恒跟平時有些不對勁,童子琛走到他身旁,剛想拍他他卻轉身走了。

聽到童子琛的叫喚,齊百恒從回憶里緩過了神,看到窗外的陽光,有些被刻意遺忘的事情浮上心頭。

他想起來了。
他離開時少年已經會笑了,不再是整天綁著張臉,愁眉苦臉的了。
他還清楚的記得,他離開當天,少年臉上的笑容燦爛的令人睜不開眼睛。

他那時離開一方面是家裡有事另一方面,是下意識的逃離吧,不想自己被束縛住。
只是,不知道沒有他的他會怎么樣,他,應該沒有忘記吧。自己曾經說過最喜歡看他笑的樣子。

今天的陽光依舊明媚,伸出手想要去觸摸,可是有什麽卻從眼眶里流了出來。

“醫生,你怎么了?”熟悉的聲音在齊百恒的耳邊響起,出現在他眼前的青年遞上了一包紙巾。
“給。”不出意料的,青年除了遞上紙巾之外還附贈了一個大大的笑臉,還比了個V字的勝利手勢。

<< 雷克斯X丁小雨 《如果沒有你》 | 主页 | 大寧公園一日遊 >>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