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单位的练笔文OTZ 其实我自己用来YY的||| 当练笔的素材也不错


程亮小时候因为父亲的去世而早就了他另一个的人格-ALFRED.但这个人格只有当程亮想逃避某些事情时才会出现.
若说道ALFRED跟程亮有什么区别么,或许ALFRED比程亮多了一份魅惑感还有点的冷酷吧.
正巧这次CASE又输给了大脚八,而女友的前来让程亮的心情更加的不好.
从跟这个女仔开始拍拖开始,程亮觉得自己像是被展出的商品一样.
两人的意见稍有些不同,女友的眼泪便掉了下来,这让他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有的是无奈.
两人在一起,不开心的日子多过开心.,亏他女友的名字还叫常在心.
女友有事情自己不是第一个知情者,而是女友的好友得得地知道的.
自己会吃味是很正常,结果女友偏偏道 只是好朋友没有什么的
拜托大小姐,他的企图明眼人都看的到,怎么就你天真相信只是对好朋友的态度。
自己跟前人情人已经斩断情思不相往来,就因为一张告别的明信片女友都可以来数落自己,现在是男女的公平的社会,可,他这女友有公平对待过他么?
细数的回忆了两人交往的日子,程亮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这个女友了,或许,跟她分开是最好的选择,趁现在脱身还来得急。

是夜,夜晚的城市让人迷离,让人失去自我。而程亮的另一重人格-ALFRED也跑了出来。
他其实一直知道程亮的事情,程亮却不知道有他的存在。
早在当初程亮选择那个女生时,他就很无奈,程亮这个人啥都好,就是看人眼光差了点。
今晚是星期五,是放纵之夜。程亮有他这个人格想想也不错,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或者痛苦难过的事情自己去替他记着体会着期间的痛苦,而他程大状无须担心烦扰,人们记得的只有程亮但又有谁知道他英文名字ALFRED是真实存在的,或许这就是他的悲哀吧。

PUB里面人蛇混杂,大家都在放纵自己,拖下平日虚假的面具,自己在吧台喝着一杯又一杯。透过酒杯看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有种堕落的感觉。

“啪”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迷茫的转过脸看到的是一张年轻的脸。
“学长?”
“恩?” 轻轻呢喃了句,ALFRED有些不明了,他醉了么,或许吧。只是这个年轻人到底在说什么,摆摆手示意听不见。原本以为年轻人就次会打消跟自己对话的念头,却没想到被年轻人拉了出去。

“程亮学长?”
“恩?你,你是谁?”
“我,齐宽啊。”
“齐宽?” 有些印象,他好象是程亮的学弟,记得有次下雨,这个学弟冒雨送伞给程亮,这个学弟很可爱呢。
ALFRED的戏弄心已起,故意的倒在齐宽身上,在他耳边轻轻呵气,道“能送我回去么。”
“可,可以。”被ALFRED戏弄的齐宽满脸的通红,ALFRED心里暗自想到,这娃当来做小宠到是不错,挺可爱的。
把ALFRED送到家里的齐宽以为可以安全了事走人,没想到被ALFRED扑到在床上。
未等他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ALFRED的吻直接迎了上来,直接堵住他那张想要抗议的嘴。
好甜好软这就是ALFRED对齐宽的嘴唇的第一印象,味道不错。
不知不觉中两人加深了这个吻,直到齐宽快不能呼吸时,拍着ALFRED的背才回过来神来.。
在黑暗中,看不清ALFRED的神情,他做了一个决定,他要齐宽成为他的人。
齐宽直觉觉得有些不对劲,眼前的学长一会眼神飘忽,现在看着他的眼神仿佛自己是他的猎物般。
感觉到齐宽的僵硬,ALFRED蹭上前去,撒娇的说道,“留下来陪陪我吧。我一个人住有些寂寞呢难得有个人来,多呆一会吧。”
说完,用极其无辜的双眼看着齐宽。
“诶,好,好的。”齐宽实在是不忍拒绝那双眼,感觉拒绝他他眼里的眼泪就会留下来一般。
“这可是你答应的。我不会让你走的。”主动把齐宽抱在怀里,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可惜怀里的人并未看到.其实,他如果看到了也逃不掉了.

"诶?"
"学,学长.你在做什么?"感觉到程亮跟自己的姿势实在是暧昧的打紧,齐宽有些疑惑,不是么,自己的外套都给脱了.
"做什么,你等会就知道了"给了齐宽一个笑容,ALFRED继续道:' 还有,叫我ALFRED,不要叫我学长,听着怪便扭的."
"那,ALFRED,你准备做乜啊."感觉到低下凉凉的,齐宽低头一看,哇,自己的裤子都给扒了.
"ALFRED,你在玩什么?"声音开始变的不自然了,齐宽想学长是不是酒喝多了在发酒疯.
"你话不要那么多."为了不让身下的人有抗议的机会,ALFRED朝着那张一直吐露出话的唇压了下去.
与此同时,他的手也没闲着.将齐宽的衣服扒的差不多了.轻轻咬了下齐宽的耳垂,明显感觉到齐宽的身体一愣.他非常满意这个表现.
尤其看到齐宽的身材,他更加想听到是他的呻吟声跟他的求饶声.
此时的齐宽头脑处于一片空白,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这一切太突如其来了.他想捏捏自己的脸,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这个是真实的.
ALFRED没有给他捏脸的机会,直接在他耳边说了句准备好了没有就直接闯了进去.
下半身的剧痛提醒着齐宽,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己没有做梦.等意识到时已经晚了,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节奏.
从最初的痛到最后的习惯甚至于自己的讨饶,齐宽知道有些变的不同了.
ALFRED对待齐宽并不温柔,为什么,他想要齐宽记住 是他ALFRED占有了他,不是其他人.而这个身子的美好出乎他的意料.
有些失控的,他粗暴了些,但他不会愧疚.只是,当他看到齐宽手腕有些红肿的地方,轻轻的吻了上去,还添了添.尽管齐宽已经昏了过去不知道,他仍旧在他耳边轻轻的哼着歌.手指摸上齐宽的眉头,想要抚平他紧皱的眉头。

身子像散了架一樣,齊寬醒來後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個。想下床拾起自己的衣服穿回自己的身上卻發現一步都好痛,當他著衫完畢整個人像被車碾過一樣疼的要死,看了時鐘,來不及了就要到上班時間,顧不得心裡的疑問先走了,他可不想因為遲到又被念叨。

程亮一覺醒來時,覺得睡的好舒服,他很久沒有睡的這麼好了。但昨晚的記憶他有些記不清,在想也想不起來索性就不去想。下床拿起自己的衣物,卻發現有樣不屬於他自己的東西,算了,隨手擺在床頭,先去沖個涼,舒緩下。


“小齊啊,我們公司有份文件麻煩你去取一下。你取好后直接回去吧,看你今天臉色不要的樣子,放你半天工。”

“好啊。”好難得的機會,終於可以早點離開了,說句實話,身體真的是痛的不得了。

不知道是刻意的安排還是孽緣,齊寬才拿好文件就看到了程亮,那個在他身上肆虐一夜的男人 。直覺的想退後想逃開,卻發現對方沒有認出他來,揉了揉了自己的眼睛,不會吧?難道昨晚認錯人了?沒這麼倒楣吧。本想趁著程亮沒注意到自己這邊先離開的,但離開時撞到了後面的人,發出“砰”的是、一聲,這下,想人不注意到都不行了。

“你是小齊?齊寬?”
“是。學,學長。”
“小齊,怎麼在這裡碰到你。”很久沒有見到學弟的程亮興奮的拍了拍學弟的肩膀,拍上肩頭的一瞬間,有些熟悉的感覺。
“學,學長,我在這裡拿文件嘍。”看到學長跟昨晚不同,齊寬有些放心了,但,心裡始終有個疑問,昨晚的男人到底是誰?另一個程亮?搖搖頭,不會那麼湊巧吧。
“小齊,你不要見我學長,這樣聽的不習慣。你叫我ALFRED吧,跟其他一樣。”
“A.ALFRED?”不是吧,學長的英文名怎麼都跟那個人一樣,這是個什麽樣的世界,自己碰到的都是些什麽人啊。
“怎麼了,看你臉色有些蒼白,是不是生病了?”
“沒,沒什麼,只是有些傷風。”說完,作勢咳了幾下。
“那你先早點回去休息吧。對了,給。”說完,程亮遞上他的名片,“這個上面有我的電話號碼,你有空的話來找我吧。反正我們都很久沒有碰到了,有時間出來敘敘舊。”

“哦,好啊。”敘敘舊的話還好,不要像昨晚那樣敘舊敘到床上去,揉了揉仍舊疼痛的PP,齊寬打算走人。
“等下,”
“怎,怎麼了?”不明的目光看向程亮。
“我的手機號給你了,你的手機號沒有給我哦?這不公平來著。”
“我,我忘記了嘛,學長你手機號多少,我打給電話給你就好了。”
“XXXXXXXXXX。”
“好了。”
“下次再見。”
“好,下次再見。”最好不要在見到了,離開時齊寬是真心這樣想的。


“哦,好啊。”敘敘舊的話還好,不要像昨晚那樣敘舊敘到床上去,揉了揉仍舊疼痛的PP,齊寬打算走人。
“等下,”
“怎,怎麼了?”不明的目光看向程亮。
“我的手機號給你了,你的手機號沒有給我哦?這不公平來著。”
“我,我忘記了嘛,學長你手機號多少,我打給電話給你就好了。”
“XXXXXXXXXX。”
“好了。”
“下次再見。”
“好,下次再見。”最好不要在見到了,離開時的齊寬是真心這樣想的.转身时觉得有到锐利的目光射向自己,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仍旧觉得不舒服,没多想的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看着手机的上的短信,齐宽有些哭笑不得,为啥呢,他那位学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每天三条短信早中晚的问候,他每次看完后都不知回点什么内容,他身边的同事说他每次看短信时那表情真叫一个甜蜜.问他是不是交女友了他连忙摇头SAY NO.尴尬的笑着解释.这可不好玩,万一被误会了可就糟了.

如果说第一次碰到ALFRED,是齐宽倒霉的话,那第二次碰到只能说是他不走运了.
其实原本齐宽是不会碰到ALFRED的,但由于程亮程大状心情很好的去找女友道歉且两人正很SWEET的时候,女友发现自己有老年痴呆的父亲失踪了,再一次,程亮被炮轰了.他那颗敏感细腻的心饱受重创,于是,他ALFRED就理所当然的出现了.这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ALFRED认定了齐宽,只要他想他就不能拒绝.

手机铃声毫无预警的响了起来,正在开会的齐宽被吓了一跳,急忙按了.对方像是在比谁耐心的更好似的,不死心的一次又一次拨打他的手机,直到众人询问的目光都看向齐宽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失礼.

急忙跑到楼梯拐口,"喂,你哪位啊?"说话的语气有些冲,明显的齐宽的心情现在很不好.
"怎么,你连你学长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
"学长?"学长这个词现在对齐宽而言犹如恶梦一般,有些不安的感觉窜上心头.
"看来有必要我们要加深下对彼此的认识度."
"哈?什么?什么加深下认识度?"

"对了,你在哪里?"
"我,在公司开会啊."
"开会啊,还要多久.我来接你."
"不,不用了."
"不用了!"
"半,不 ,一个半小时."被对话那头的气势有些给吓倒了,听到楼梯里传来的脚步声,齐宽并不在意,因为楼梯是公用的,但随即被人抱进怀里,来不及抗议,就被捏住下巴,强吻了起来,隐约中,感觉到来人给自己吞下了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有了挣脱的机会, 一个甩手,将自己环抱起来,有些颤抖的指着面前的始作俑者,可惜对方并未感觉到他的不满.

"学,学长,你怎么已经到了"不难听出,声音中出了恐惧更多的还是惊讶,但说不清出的为什么现在看到站在在自己面前的学长-ALFRED心里又有些开心.

用手掌包住齐宽指着自己的手指,放在自己嘴边轻轻的呵气,顺势将他的手指舔了舔,惩罚似的咬了一口.但力道却不轻不重,齐宽整个人觉得象被电给电到一样,苏苏麻麻的感觉,幸好他身后是墙壁,否则,他早已无力倒地了.

"一个半小时太久了,我等不了,你,也等不了."说完,以指封住他还想发问的嘴,欺身上前,手指亲抚他耳朵的轮廓,低沉的声音在齐宽的耳边想起,"我现在就想要你."语毕后,还舔了舔齐宽的耳垂.一个激灵,齐宽整个人都抖了起来,这刺激太大了.

"喂,你做什么!?"感觉到自己衬衣的纽扣一个一个被解开,齐宽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做什么?!"ALFRED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接着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要在这里跟你做爱."
听到答案,齐宽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这个人也太坦白了吧.有一想不对,这里是在自己的公司,凭什么都要听他的,开什么玩笑,尤其这里还是公共场合,随时都会有人来的.(虽然被同事撞到的几率很小,但有些啥送外卖的啊运水工人都是走楼梯的.)等一下,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不行,得拒绝他.

"不可以."
"我说可以就可以.或者,你想让你的同事都看到?我是不介意的啊,呵呵."
齐宽突然觉得眼前人的笑容闪的可恶,真想直接给他一巴掌.
"不行!这里随时都会有人来的."
"那样才刺激嘛,你不觉的这样会更有情趣么?"沿着齐宽的耳垂一路往下舔,在脖颈交接处重重的吸了一口.
感觉到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的齐宽,双手无力的抓住ALFRED的衣袖,使劲的摇了摇,摆明自己的抗议.
"要算利息的哦,现在就先放过你."
重新帮齐宽把衣服的扣子扣好,冰凉的手指在灼热的肌肤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画着圆,齐宽觉得自己的心从未跳的那么快,仿佛就要从胸口蹦出来了.楼下传来的脚步声让齐宽警觉了.原本有些顺从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喂,你又做什么啊."
"嘘,轻点.你也不想别人发现吧."
角落里,齐宽被人压着,真是鱼为肉俎,我为鱼肉.
"好了,你走吧,我在楼下等你." 很开心的在齐宽的锁骨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后,ALFRED对齐宽说道,只是,这句话里的温柔连ALFRED自己都没意识到.
"你..真的是不可理喻."看了看自己的仪容,跟之前的差别不大,齐宽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谁让对方是自己崇拜的学长呢.




目送着齐宽离开的背影,ALFRED想到齐宽等会的反应不自觉的嘴角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齐宽觉得同事们看他的眼色有些奇怪,另有几个人对着他指指点点了起来.到底怎么了,太不正常了,衣服啥都很整齐啊.无辜的视线射向他对面的搭档,搭档指了指衣领,对他笑的及其暧昧说道,"年轻就是好啊."
哈?一个问号打在齐宽的脑门上,到底发生了乜事啊.算了去厕所看了就真相大白了.

哦,这实在是个噩梦,齐宽宁愿自己没来厕所,没看到那些斑斑痕迹.在厕所里,他看到自己脖子以下都是些亲吻后的痕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留下的了.难怪刚才他走时一点都没刁难他,原来如此!恕可忍孰不可忍,那家伙把自己到底当什么了,为什么会不自觉的去想这个问题,为什么心会有一丝痛楚.甩甩头,不去想,不去想,等今晚过了,乜都解决了.

打卡下班回家,齐宽一直都是这样两点一线的行程,想到今晚不一定可以到的了家,先打了个电话回家报备声,省得到时回家又被追问.上一次他运气好蒙混过关,这一次,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好运呢.

反手拎着公文包,走到路边等巴士,结果没几分钟就有辆停在自己身边,车窗摇下的不是他那位学长还有谁.
认命似的直接上了车.

"说话!"
"嗯?什什么?"
"你今天不对头,怎么一句话都没说,平日的话很多的,你."
"蛤?"连这你都知道,我服了你.齐宽心里默默念叨,"说什么?有什么好可以跟你说的."说完,赌气似的把脸偏到一旁.

"不乖喔."想不通齐宽到底怎么的ALFRED把脸凑到了齐宽面前.捏了下齐宽的脸.说道,"笑个给我看看."
才不要勒,齐宽在心里默默说道,扯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给ALFRED,借此来表达内心的不满.
"不好看,重新笑个."握住齐宽的下巴,ALFRED欺身压上去,执意要看到齐宽那灿烂的笑脸才肯罢休.
"喂,你看路."不看路还好,一看被吓了半条命没有.为啥这么说? 他这位学长居然没看到前面的路是红灯,还一味的往前开,这也就算了,但他偏偏还是单手握方向盘,这不叫人害怕么.
"你笑我就看,不笑就不看.你自己选."
真是个疯子,拜托大哥,就算你不要命我还要活着啊,往上反了个白眼,整了整内心的情绪,嘴角扯出标准齐宽式的笑容,那牙隐约都在闪着光."怎么样,满意否?"
"嗯,这还差不多."
"小心.!前面有人."看到有个路人突然出现在马路上,眼看就要撞到时,下意识的齐宽的手握上了方向盘,就着ALFRED的手转了方向盘,"呼,还算运气好."回头看向ALFRED,"你只不知道乱闯红灯很危险的."
"呵呵."对上齐宽亮闪闪的眼睛,ALFRED向前靠了靠,把自己的额头抵在齐宽的额头上,轻声说了句,"你总算看着我说话了."殊不知这话的语气听来多暧昧.齐宽的脸嗖的一下子红了起来.

"对,对了,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发现ALFRED的开车路线并不是到他的家,齐宽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
"去哪里,你等下就知道了.那么早就告诉你,就没意思了."撇了眼有些紧张的齐宽,ALFRED搂过齐宽的肩,在他的脸颊啧了下,随着鼻翼呼出的气息在齐宽的颈边,齐宽觉得自己脖子周围的地方有些湿热.

一路上,有些颠簸,加上这些天没睡好,齐宽随着车子的摇晃,渐渐睡着了.

"呐,到了."没反应?看到旁边的人的睡颜,ALFRED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内心深处的野兽在叫嚣,想要撕碎这张天真的笑容,让他哭着向自己求饶,让他只记得自己.自己想在他的身上留下只属于自己的印记,不想让别人看到他,想将他独占囚禁于自己的空间,但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一旦这么做了,所有的一切将全部毁灭,所以,他在忍.
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在齐宽身上,ALFRED走下车,靠在旁边的栏杆上,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点起一根烟,静静的看着它,一动不动.

许久,车内的人醒了过来,发现周围的环境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想下车时,发现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有着阳光的味道.拿着外套齐宽下了车,看见自己要找的人就在对面,只是,他们的距离那么近,为什么自己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发楞的当会,ALFRED已经站到了齐宽的面前,将齐宽搂近自己的怀里,用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说道,"让我靠一会,就一会."语气里的疲惫跟软弱是齐宽所不熟悉的.仿佛感觉的到ALFRED的无助跟无力齐宽能作的就是让自己更紧的抱住他,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温暖.他有种恐惧的感觉,现在不牢牢的抓住他,这个人可能会消失不见.时间仿佛静止了,两人相互依偎靠在一起,真想这样一直下去直到永远。

“ALFRED?”
“嘘,什么都不要说。”
齐宽渐渐的有些不明了,到底哪个才是他认识的学长?或者说,他从来都没真正的了解过眼前的人,现在,他急切的想要去了解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他变成这样。

“有你在真好,齐宽。”ALFRED轻轻的在齐宽的耳边说道,“走吧,回去吧。”
很自然的牵起他的手,回到车内,看到齐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ALFRED用手指敲了敲他的头,“你想多了解我一点么?”“恩”齐宽用力的点点头,“那好,今晚有的是时间让你了解我。”ALFRED低下的头露出了狡猾的笑,可惜的是,齐宽并未理解那句话真正的含义。

一路上,两人并未有交谈,齐宽觉得有些不适应。他之前不说话,ALFRED都会逼他说些什么,现在这样的一言不语着实跟以往有些不同。


“在想些什么呢,这么入神,连到了都没发现。”
不知不觉,他们已到了ALFRED的住处。

“我说了要算利息的,对吧。”
“什么利息?”
未给齐宽反抗的机会,ALFRED直接将他扣在怀里吻了起来。


“請告訴我這不是真的,JOE。”看了眼自己被綁住的手,齊寬無奈的自言自語了起來。

<< L佛&齊寬 SET ME FREE | 主页 | 阿柴 乃個S型男人 >" >>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