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力有個青梅竹馬叫齊寬。
他跟齊寬相識快有十餘年了。
這小子,最近就要回來了。
一想到這裡,高志力的嘴角忍不住往上翹形成一個漂亮的弧度。

這天,正好是那小子回來第一天去上班。
之前約好的,去接他一起洗塵順便慶祝。

來到小齊工作地方的樓下,發現他正與一女子有說有笑。走近一看,原來那女子是自己的姐姐。

“姐,你不記得他啦?”語氣里不掩飾的驚訝,顯然,他姐將齊寬給忘了。
“志力,你認得他?”高LING吃驚的表情表明了她已經不記得齊寬了。
“姐,他就是那個阿DEE。”拍了下自己的腦袋,志力繼續說道,“你以前幫他補過課的啊。”

“哦。那個阿DEE啊。”高LING的視線從自家弟弟的身上回到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身上。“你們去慶祝吧。不用叫上我了。”

“誒?”

“真的不去么?”

“恩。”揮揮手,高LING已經邁開腳步一個人先離開了。


“志力,一段時間不見,瘦了。”
“是么,你呢?第一天上班怎麼樣?”

習慣性的,一個在左一個在右,並肩走著。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雖然兩人許久未見,但時間並沒有將兩人的距離拉遠,一切跟當初一樣。


日子繼續這樣過著。

齊寬仍舊在PLUTO里努力的工作。
高志力仍舊在賤MAN的壽司店做著壽司。

只是,有些事情開始變的不一樣了。


小齊未回來時,高志力有時睡覺睡到一半,會突然醒來腦海浮現出以前兩人的過往,下意識的,扯動著嘴唇,露出一抹甜蜜的笑。

而現在小齊回來了,兩人相處的時間雖然比以前少,但志力覺得很滿足了,只是,聽到小齊說自己有喜歡的女神時,心裡有些不痛快的感覺。


今晚,小齊又在志力的店裡跟他商量怎樣追求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志力覺得自己心中悶悶的,原本一直微笑的臉有些沉了下去。
小齊並沒有注意到志力的變化,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個勁的說著自己的女神,臉上露出那種嚮往的神情,是志力之前從未看到過的。


當小齊問自己追女仔時該說些什麽,志力脫口而出的就是直接告訴她,你喜歡她,要娶她。結果被小齊笑話,他還說女仔這樣都被你給嚇走了,自後,小齊還自顧自的說了點什麽計畫啥的,他只聽到最後一句,看來是要靠自己。之後,志力自己也不多說啥了。仿佛有默契般的,一個飲酒,一個做壽司。


之後小齊的工作漸漸繁忙了起來,去志力那邊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當某個策劃后結束提前收工后,小齊又出現在志力的店裡。

他準備找志力繼續策劃自己的追女神計畫。
志力當他在發夢,也就不多管。
但聽到他說準備等那個廣告結束后,就準備對自己的女神提出告白。
志力覺得有什麽碎掉了。

那一晚,小齊一個人說了很多話,志力第一次沒有回他話。


又過了幾日,才知道原來小齊心目中的女神是自己的姐姐時,志力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翻滾在胸口複雜的情緒,快要將他給吞沒了。


當小齊來找志力尋求諒解時,志力想到自己的姐姐好不容易有了幸福,板著臉點了點頭,粗聲粗氣對小齊說“我姐就交給你了,要好好待她,否則....”作勢舉起了拳頭。

小齊做起了閃躲的動作,認真的說著,“你姐交給我沒問題的,放心吧。”眼神里的堅定,志力頭一次見到,也是志力第一次見到那樣的小齊。 志力心裡的苦澀增加了,作為和好,小齊還是吃了志力一拳,但他知道,志力已經手下留情了,更不要說晚上志力請他去吃壽司。

在婚後的日子里,小齊太過介意高LING比自己大以及自己的事業滯留不停。
難免與高LING起了衝突。

充當和事老的角色自然就落到了志力身上。

看到自己的青梅竹馬因為自己姐姐的關係,臉上自信的神情已不再,笑起來像陽光般燦爛的臉有的只是沮喪,整個人顯得頹廢跟陰鬱,沒有一點精神,昔日的那個陽光男孩到那裡去了?讓他跟姐姐一起這個決定是不是錯了?如果是自己的話,一個念頭攢進志力的大腦,志力搖了搖頭,拍了自己後腦,對自己默默說道,“在想什麽呢。”

在高志力的心中有一隻獸在不斷的成長。
隨著高LING跟小齊直接的矛盾日漸增加,獸在心底不停的對自己說道,把他搶過來吧,將他占為己有吧,看,你姐姐跟他根本就不適合,他們在一起根本就不襯。看到他那痛苦的模樣,你捨得么?

够了! 甩了甩腦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想來想去,也只有拉開兩人的距離,這樣才不會傷害到他。
之後的日子里,除非他刻意見到小齊,否則,小齊去找他商量時大都撲了個空,店員告訴小齊說,店長好像有女朋友了。

誒!? 女朋友?!雖然有些詫異,但內心更多的是郁卒,原本想找志力一起慶祝的快樂心情隨風飄去,留下的是小齊自己也搞不懂的情感在胸口徘徊。

高志力一直在努力維護兩人之間的平衡關係,沒想到那麼快平衡就被小齊給打破了。


話說那天小齊去找志力商量關於自組公司裝修問題。距離相約的時間還有五分鐘的時候他到了樓下,沒想到卻看到海喬跟志力擁抱在一起。有些心慌,怕被志力看到似得,連忙找個地方躲了起來,在心裡默默念叨,你躲起來做咩,又不是偷窺狂,但,忍不住的,又往他們在的方向看了眼。

“嘟,嘟,嘟。”手機刺耳的聲音傳來,打開一看,是志力。

“喂?”
“小齊,你到了么?”
“誒?快了。”
“這樣,我今天有事,改天吧。”
“啊?”
未給自己說話的時間,志力直接切了電話。看了眼手機,小齊覺得奇怪,明明就好好的,怎麼突然變卦了。

沒想到志力真的有了女友,估計在不久就要跟自己介紹了吧。從別人那邊聽到是一回事,自己親眼看到又是一回事,茫茫然的,腦海裡一片空白。從未想過,志力身邊會多一個女子,而自己在志力身邊的位置是不是也要改變了?

爲什麽晴朗的天空開起來有些陰霾,爲什麽自己看到志力跟他女友之後,心裡翻滾的情緒更嚴重了,比起之前知道高LING跟賤MAN還有關係時跟嚴重,不想去想,就讓他去吧。
堆積在胸口的情緒無處宣洩,感覺像是要爆炸似的。
自己,到底是怎麼了?齊寬盲目的走在路上,頭腦里浮現的,仍舊是那女子臉上燦爛的笑,揮之不去,像是在他腦袋裡生了根似的。心,好難過,像被螞蟻啃噬般。

咦,下雨了么?怎麼有些迷朦,看不清眼前的東西,倒下前最後聽到的好像是志力的叫聲。

“小齊?”
感覺到有人叫自己,小齊睜了睜眼,醒了。
映入眼簾的就是志力握著自己的手睡著的樣子。自己被握住的手傳來令人安心的溫度,一想到今後這雙手的主人不能在握住自己的手而去要握另一雙女人的手時,原本舒展的眉緊皺了起來,心裡想的都是不要不要不要。

“小齊,你醒了?”

“恩,我,怎麼了?”

“沒什麼,我送貨回來時看到你昏倒在地上。”其實,自己是打小齊的電話打到爆掉,都沒人接,擔心他就去找他了,沒想到在自家附近的公園看到他,正想上前叫他時,他卻突然倒下了,真的是讓人放心不下。

“對了,要不要喝水?”
“唔,麻煩了。”
“說些什麽呢?跟我客氣點啥。”
“恩。”
“志力,我想過了。我決定跟你姐姐離婚。”
“誒?爲什麽?”
“沒什麼,我覺得該讓她自由,不該將她困在我身邊。”
“你捨得么?”
“捨不得也得捨得,只要高LING開心我就滿足了。”
“那你自己呢?”
“我?"
“你自己開心么?”
“只要她開心我就够了。”

看著眼前的小齊,志力覺得有些陌生,這個真的是他認識的小齊么?揉了揉小齊稍顯蓬鬆的頭髮,看到小齊不解的眼神,志力露出一貫的微笑安撫他。

“你這樣我就放心了。”
“恩。”

“对了.志力,你是不是….”
“唔?什么?”

“嗯,没什么.”

当高LING进房准备叫他们俩出来吃饭时,看到的便是自己的弟弟的手搭在小齐的手上,头靠头肩并肩的依靠在一起,有种错觉使她觉得自己不该留在房内.


看着手上的分居协议,高LING的心理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是喜是忧.手上的笔拿起來又
放了下来,来来回回几次,看着小齐的侧脸,过往的片断在她脑海不断回放,她突然发现,在不知何时起,小齐俨然成为他们家的一份子,自己过多的依赖小齐,在自己累的时候有人替自己按摩,有个肩膀可以让自己依靠,是不是以后自己又将一个人面对.不,不要,就在高LING想要提出挽回的时候,眼角瞄到小齐果断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落空了.本以为借着小齐还爱着自己,自己趁此提出挽留,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没想到,终究是自己错过了他.只是,她还有些不甘.所以她并未发现当她签下自己姓名那一瞬间,小齐眼里闪过的伤悲.

“高LING?”

“啊?”

“以后还是朋友么?”

“嗯,还是朋友.”

“志力,你来接你姐了.那,我也先走了,不妨碍你们了.” 看到志力来了,小齐下意识的想躲开他.为什么?不知道,只是直觉觉得越來越不對勁了,能做的,就是离他远远的.

“喂!?”

“算了,这小子,最近古古怪怪的.姐姐,你们真的…”
“嗯,.”
“…….”
“志力,我没事,让我一个人呆会.”
“姐姐,要不要我去把那家会揪到你面前?”
“不用了,志力,我没事,真的.我只是想静一静.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哦,好.”

志力很担心小齐.
为什么?
从刚刚跟姐姐分开后,打他手机关机.自己留下了近20条留言.这个家伙,不知道自己的病才好么,又这么乱走,捏緊手機的手心都是汗。
找过了之前打工的健身房,也去过了他跟姐姐所有约会过的地方,还是不见他半个踪影,.到底,他去了哪里?自己,该要在哪里才能找到他.

最后,在沙滩旁找到了他.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只知道他身上的酒味实在是有够臭的,拖着他勉强的回了自己家.手忙脚乱的帮小齐把衣服给脱了.虽然嘴上说你这个家伙果然只会带给我麻烦,但动作还是很温柔的,才帮他换上干净的睡衣,一直睡着的他又开始闹了.
志力暗思道,難不成开始发酒疯了?

果然,自己的担心没有错,下一秒,小齐就拎着自己的领子,凑到自己面前,不断的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按住,.不断被人用力摇晃着,都反胃了还不厉害么.想了想不能这样下去.

志力抓住小齐按住自己的肩膀的手臂,小齐的双眼对上他的视线,一下子,小齐心里的委屈爆发了,抓住志力的手一口咬下去。志力雖然覺得疼,但更疼的應該是小齊吧,輕輕把手抽出來,看到留在自己手上的牙印,無奈的笑了笑,把小齊好好的安置在床上,最後看了看沒什麽問題,將門合上。

聽到門合上的聲音,小齊閉著的雙眼睜開了。對,沒錯,他是故意的。為什麽,大概只是一時興起吧,一直知道志力很緊張自己,但忍不住就是想知道到底有多緊張,一想到志力手上有自己留下的牙印,笑的像個貓似的,一臉的得意跟滿足。


第二天一早,當志力到房裡叫小齊起床時發現小齊已經走了,留了張字條給自己,說什麽給自己帶來了麻煩,改天帶自己女友一起請吃飯算是賠罪。女友?這傢伙是不是腦子糊塗了,自己啥時有了女友。


“小齊啊,我哪裡來的女友?”
“咦,志力,不要瞞我了,我知道你是怕我受刺激,放心啦。”
“你這傢伙,好啦,在哪裡?我等會來接你。”
“不要緊么?你不是有女友一起么?”
“你就這麼希望我有女友么?”
“呃....”
“小齊?”
“那見了面在說。老地方老時間,不見不散。”
“OK。”

老地方老時間一直只有他們倆知道。即使是高LING小齊也從未跟她提過,爲什麽呢,他覺的有些事情只要兩個人知道就够了,不需要第三個人知道,看來現在,不一定了。

“咦,志力,你女友呢?”
“小齊,我說了多少次,我沒有女友啊。”
“那我之前看到跟你一起的女生是誰啊。”
“那個是同事的妹妹啦。要我暫時帶她玩的拉。”
“啊?”
“對了,小齊,你怎麼會知道啊。”
“哦,聽單位同事說的嘛。你也知道,這個是八卦年代嘛。”
“拜託,有女友的話我會第一個告訴你的好不好。”
“哦,好。”
“志力,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只要不殺人放火,不違反法律法規,不違反一切道義的情況下,可以。”
“志力,答應了就不准後悔。”
“怎麼辦,我有點想後悔了。”
“當我的戀人好不好。”

“........”
set me free


天黑了雨下了
心灰了就哭了
美好的开心的
我们都忘了
该写的该说的
该爱的我都已经给了
空虚了心累了
孤单坐在这


“你就這麼不看好我?!”
“小齊!”

忍不住的爆發的小齊,第一次頭也不會的離開了,而自己只當他發小孩子脾氣,看都沒看他一眼,繼續看著手裡的資料。
做完這單CASE,他有一個假期,可以跟小齊去馬兒代夫旅遊又或者可以跟小齊過過兩人世界,他們很久沒有一起約會了。
想到之後可以跟小齊一起,L佛不禁彎起了嘴角。
L佛突然發現其實跟他那個女友分手不是為一件好事,只是她讓他認識了他,這個他比任何人都重要,是自己的唯一。
但小齊的心結,他也不是不知道,他只是覺得現在這樣很好。雖然一直是他在照顧他,但更多的時候,是他照顧自己,或許,他沒發現。
現在的他已經很好了呢。等他回來告訴他,他讓自己覺得很有安全感,自己一直沒有表明,讓他覺得不安了吧。


s'il me dit que c'est le dernie're fois
(如果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je voudrais te voir en quitter la porte
(我愿意看着你走出那扇门)
je veux t'embrass
encore une fois
(我想再抱你一次)
s'il me dit que c'est le dernie're fois
j'entend ton nom
(如果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我听到你的名字)
je voudrais filmer chaque sc'ene de foi
(我会纪录你的每个影子)
pour moi se souvenir de toi
(让我能珍藏)


“嘟!嘟!嘟!”手機刺耳的鈴聲響起,拿起一看,是陌生人來電,不好的感覺滑過心頭。
“喂,你好,我是ALFRED。”
“請問你是齊寬的家人么?”
“恩?怎麼了?”
“這樣的,我們在他的錢包裡找到你的電話,你是他的緊急連絡人,現在他出了車禍。。。。"
聽到車禍二字,L佛頓時覺得眼前一黑,怎麼會呢?他離開才一會啊!怎麼就這樣了...
聽到電話那頭沒有了聲音,救護人員試探性的問了句”喂?!”
“在哪裡,我馬上過來。”
大腦恢復正常運作,他不信,那個一直笑的陽光般燦爛的人不可能就這麼離開他,他說過他們要一起變老,他還要幫自己按摩,他答應過自己很多事情的。
他不是不守承諾的人,絕對不會是他。

趕到醫院,看到病床上的那張臉,手無力的抵在牆上,淚,沿著臉頰慢慢流下,心,像被開了一個洞。
這一次,他還是來晚了么,他是不是又做錯什麽了。
爲什麽每一次他愛的人都會離開他呢?
他哪裡做的不夠好,爲什麽要這麼殘酷呢。

在次回神時,已經在家裡,腦海里的全都是他。蜷縮在沙發上,無助的看著茶機上的相冊,思緒回到了過往。
一個人的家,顯的好冷。他第一次發現,屋裡好安靜,靜的可怕。
是不是他不在家裡,他就一直這樣等著自己回來,而自己每次都沒給過他好臉色看。
明知道自己是不該遷怒到他身上,但不知爲什麽看到他那種無辜的表情,就忍不住的想欺負他。
是不是每一次的戲弄他都當真了?
原來等一個人的滋味是那麼的難過,他知道錯了,他不該戲弄他,不該一直讓他處在不安中。
只是,現在後悔還來的急么?


你这一走伤我好重
你这一走我只有不停的追逐
你动不动就转身走
你懂不懂我有多痛

整理東西時才發現,原來他們連合照都沒有。果然,他真的很差勁對不對,爲什麽不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耳邊響起他的聲音。
“阿亮,我們去拍大頭貼吧。”
“不要,那好幼稚的。”
“哦。”
爲什麽當初沒有聽到他話里的期待,爲什麽自己拒絕了。現在才發現,他是不是一直無意的在刺痛他的心?




s'il me dit que c'est le dernie're fois
pouravoir des minutes avec toi
(如果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能和你共度一点点时光)
je veux te dire que je t'aime
(我想和你说我爱你)
au lieu de supposer que tu me connaissez
(而非假设你已了解)
mais si c'est faut
(但是若非如此)
je voudrais te dire
a et jespere que on ne oublie jamais
(我想告诉你我爱你而且我希望我们永远记得)

他一直以為他不說出口,他會懂的。因為,他最懂他的啊。還是說,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意,真的好失敗呢。



我只要每夜躲在回忆里
不断寻找每一页的爱情

“阿亮,你說我們以後到哪裡去度假?”
“你想去哪裡?”
“我當然是聽你的嘍。”
“去南丫島吧,我很久沒去了。”
“好啊。”

又是一個夢,夢裡他跟小齊商量著去休假。一個人的床,睡的很不習慣,少了那個抱枕,真的很難入睡。
被子有他的味道,暖暖的,熟悉的味道,爲什麽要醒過來呢。

又一天開始了。已經三個月了,有些事是該結束了。

quand je fermais cette page de ma vie
(当我的生命结束时)
le memoir de no'tre amoureux ouvrait
(也开启了关于我们爱情的记忆)
que hous jouraions les jours
(关于欢乐)
que hous jpartegous les larmes
(关于悲伤)
mais puis je(ne) saispas quoi a lieu
(但是我不知道)
c'est quelque chose que
je n'aurais jamais imagin'ee
(这是我从未曾想像的)



又一天開始了。已經三個月了,有些事是該結束了。


je comprend et je suvivra a celui-ci
(我了解而且我生存下来了)
c'est le plus ditticile queje n'ai jamais fait
(这是最难的而且我也从未做的)
lestemps querit tout les choses et il y a entement
(时间会治疗一切)
je te remerci pour tout les choese tu as fait
(我感谢你做的每一件事)
j'espere que tu es la pour nroi
(我多希望你在那陪伴我)
au tenps le plus ditticle dans ma vie
(在我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候)
pour nous seulement
(只为我们)
tu ne sauras jamais que je suis touch'e
(你永远不知道我的感动)
et que tue me manque
(以及我怎么思念你)

“ALFRED,你真的決定了?”
“恩,是該時候了。”
“好吧,如果你想回來的話,這裡隨時歡迎你。”
“謝謝。”
“去哪裡?”
“不知道,想隨便走走,忙了這麼多年。”

拿起一早就準備的行李,回頭看了公寓,最終,將門鎖上。

“緊急通知,原本今晚將於10點起飛的港龍KA 534發生了意外。”
“吶,那個是不是ALFRED坐的航班么?”
“誒?”
“不會吧?”
“打電話去確認下吧。”

“喂?ALFRED,你下班了么?”
“振邦?還沒,不過快要好了。”
“那我等會來接你。”
“不用了。我們直接在餐廳見吧。”
按下電話,程亮整了整桌上的材料,看到兩人的相片,漸漸進入了回憶之中。
只是,明明已經在一起了那麼久,爲什麽,最近總有些心煩的情緒。
最先的那份激情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退,旁人總是很羡慕自己跟正邦。
其實,有什麽好羡慕的呢。大家都一樣,各有各的煩惱,只是,自己的沒人看出來罷了。
兩個人大都是各自忙自己的,難得吃頓飯或者一起出去玩,所謂的交流更是少之又少。是因為在一起的時間長的關係么,一個眼神或一個動作都可以明白對方的想法,這,就是別人羡慕不來的默契吧。
不同的是,他覺得他們已經進入了slatemate。 不是說平平淡淡的日子不好 ,而是說,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麽,他相信,振邦也感覺到這點了。

不清楚这是你的错或算我的错或者社会的错
一开始约会已经错原来人太过寂寞能惹祸

为何其时没有人警告别开始
这一刻方知我当你是你不是

餐廳裡,兩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無非就是近日的近況。
空氣中彌漫著沉重的氣氛,令人喘不過氣來。
明明自己喜歡的人在眼前,爲什麽心里還是會有填不滿的感覺,到底,什麽是自己想要的,還是說這段感情就此為止了?


“ALFRED?”
“啊?”
“你最近怎麼了?總是在發呆.”
“哦,我在想過兩天要辦的CASE,大概想入迷了。SORRY。”抱歉的笑臉浮現在程亮的臉上,還有著些疲倦。

“算了,早點回家休息吧。最近你又瘦了。”
“那麼早?”
“也不早了。都快要11點了。”
“恩。”


照舊是振邦開車送自己回家。自從被振邦發現自己開車有闖紅燈的習慣,每次出來回去定是他送自己,這傢伙,該怎麼說才好,都說自己不會在犯的,他卻硬是要送自己回來。

在回來的途中,或許是開著車窗的關係,還是因為是在車裡么,氣氛沒之前那麼的沉悶了。


“你記得早點休息。不要累壞了身體。”
“恩,我記得。你也是。”
才踏出車門的程亮,就被振邦拉回來,接著就覺得自己被抱抱的緊緊的。

“怎麼了?”
“覺得你的背影感覺很孤單,忍不住就想抱緊你了。”
捏了捏振邦的鼻子,程亮說道,“怎麼會呢,我不是有你么。”
吐了吐舌,振邦調皮的回到,“恩。”






这几天我亦有想过共你这么过是这社会的错
将单身当是我的错谁人还会对寂寞人救助
因孤单撮合你跟我避免了一个导致更多的错
好风光反正不太多未算最坏不要让座


回到家中,程亮更加確定了之前的想法,他們或許是該結束了。
只是,時間場合都還沒到。
當初爲什麽會跟振邦一起,被他的什麽給吸引到的?
想到振邦,就會想到他的撒嬌,讓人忍不住拒絕。
因為那個時候,太過於寂寞么,不想一個人,只想找個對象的關係么?
不,絕對不是,那,又是爲什麽,會在一起呢?
不知道,只覺得對振邦的感覺又有點變化了,說不清是好還是壞。
現在,就先這樣吧。



又一個過去了,兩人見面的次數一個手就數的出來。
差不多是要分手了吧?
帶著些猶豫的心情給振邦發了封郵件,大意就是說最近兩人還是不要見面之類的。
雖然很捨不得,但[確定發送] 還是堅定的按了下去。
這樣,就可以結束了吧?

爱是你的我是我的完了
原来我只是突然累了
原来我不说了
原来我撑着撑到麻了
原来我不爱了

沒有任何的電話或短信還有郵件過來,也就是說他也同意分手了吧?
自己可以這麼理解吧。說不難過是假的,但......

其实你我哪里像情人其实你我更似被囚禁
同时不敢走出去被迫天生一对过后悔的人生
你我哪配做情人难道你我也怕没人吻

自從發出那份為<<分手>>的郵件,到現在已經快3個月了,原本以為之後自己心裡那種悶悶透不過氣的感覺會沒有,結果卻日復一日的增加,好討厭的感覺。


“嘟”“嘟”手機鈴聲響起,是振邦的制定鈴聲。

“喂?”
“ALFRED,怎麼了?”
“恩?”
“我之前到國外去忙車廠的事情了。你SEND的郵件沒有看到就被删了,有什麽事情么?”
“沒什麽,只是無聊時寫的東西。”
“哦,我還以為是你想我寫給我的情書呢。”
“呵呵。”
“那 今晚出來吃飯吧,我帶了禮物給你。”
“今晚?”
“不行么?我回來之後想第一個見到你嘛。”
“好吧。”


結束了簡短的通話,振邦看著那份名為《分手》的郵件,按下了刪除鍵。
[確定刪除?]
[確定]


其實,他最近覺得也有些不對勁,知道跟ALFRED的感情陷入了slatemate之中,但slatemate雖然指的是僵局,但是偏向好的和局。

之後的日子所有的一切如既往般。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