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ng Bling Bling

最近很喜歡Bling Bling Bling
嗯 歌詞也很哈皮

週六的K歌大賽原來真的是總公司舉行的
說是什麽中秋季搞活動娛樂下
話說那天我到公司跟同事們匯合時正好五點
然後 組長到了 開始準備下樓
但接著 OTZ的事情發生了
我們這邊都是少婦跟女生
然後 一有孕少婦叫裏面的男子搬飲料 結果那人沒理她
只好我們自己搬了 還算不算男人

之後么
在小差上 天天說我們那個摔了一跤的組長 半小時要說次~啊~我的屁股啊~
汗 她那樣要半年才好
但今天又去醫院開刀了 才從醫院出來沒多久

然後 K歌比賽的時候 我們這組的娃。。。 (我們這組一共四人去了兩人 一個上班一個在家看娃)
太悲劇了 我不該讓你去的。。。。
其他組的唱的也不錯。。。。
對了 某位一定要提 勇氣可嘉!!值得敬佩
我自己是不可能去的

回來時小韻兒跟我說 那個的電梯電視上曝光了 平日都不開的 之後才開的

然後 我又問清了方向繼續走向人廣。。。
汗 我就是那種左右一換也不認識路的路盲
到了天橋拍了張平日跟壹一直再見的路口
每次看到那邊繁華的夜景 總有種惆悵感 不知道爲什麽

跟壹一起從八點哈皮到2點 (看了一堆MV)
壹 蘇吧~~盡情的蘇吧~~
我沒有在GY乃啦~~~~~
今天到達單位看到督導在就進行了一下的對話

俺:督導,我的導檢冊呢?
督導:等 幫你去看
過了那么一二三四分鐘
督導:誒?沒有你的名字啊
俺:啊?! (啥情況? )
之前不是把小韻兒給漏了么
督導: 人事把她搞混到廣州了
俺:啊 那我呢? 怎么前天點名有我今天卻米我
督導:估計你也被搞混了 (其實不用這個表情 但發現可以表達的卻只有這個 噢督導不要怪我)

一陣沉默后.督導直接進女BOSS辦公室說了情況

于是...還不知道我該怎么辦呢

周六就要K歌大賽了 反正我去也只是打個醬油而已
但發現一件很OTZ的事情 那就是不知道比賽時間 雖然地方知道了
但包房還是個問號
今天是書把我給背回來了。。。

緒慈《罄竹難書之月下美人》(無論大師兄你怎麼樣都是我愛的 愛你這麼多年不容易啊 請繼續的鬼畜混蛋吧 聽聞這次的H很激烈呢。。。。 )这次封面跟上次不一样 这次大师兄无比正直小七就。。。。OTZ

石田良玉《池袋西口公園》&《秋葉原@DEEP》(KING啊~~~ 還有我家的阿斗。。。)

乙一的《ZOO》 《夏天,眼花,我的屍體》 《平面狗》

文字很有愛啊

《ZOO》
與所有的最荒誕恐怖之處,
照見人心最深處,我們的影子。
以黑暗暗尋找希望,
以悲傷提示溫暖,
以恐怖安撫孤獨。

實在是贊啊~


《平面狗》

會呼吸的想像,會生長的幻想,
那一回眸卻把最生動的都化為石像,
虛幻的世界有著現世不忍放手的溫度。

最後一句 很有感觸

《夏天,煙花,我的屍體》
" 隔著薄薄的上衣,我感覺到後背上有一隻灼熱的小手,是彌生的手掌。
剛這樣想的一瞬間,那只手用力把我推了出去。

" 從鼻孔,耳朵,還有總是流出眼淚的地方等等,全身的洞穴流出了赤黑色的血液。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想到阿健會看到這樣的臉,我就難過了起來。'



再是 查克•帕拉纽克 的《搏击俱乐部》感觉很哈皮的呢

还有东野圭吾的《变身》第二本居然叫《分身》那第三部要叫啥》?
自动插入
点一下它就会自动插入节目包括广告
但我不知道 于是...
每天近1000条的信息都是手工录入了.....

这是何等的悲剧啊!!!
幸好搭档看到跟我说了下
结果对面的同事说 这个我也知道


真想一掌PIA死我自己
絕技是誰
絕技是阿瓜很好很好的友人
絕技是找到很哈皮的視屏會給我的人
絕技是看到啥萌點的東西就會短信或電話或EAIL我的人
絕技又是誰
絕技是在她家樓下跟我聊天 可以從19點聊到22點 還依依不舍的人
絕技是會在半夜突然短信或電話我 然后第二天一早一起發MORINGCALL的人

阿瓜是誰
阿瓜那個時候每天一短信看著絕技的回復 笑的傻傻的人
阿瓜是會擔心絕技在學校有沒有出什么事情的人(她那個學校也是的 JP一堆....)
阿瓜是被眾人托付可以壓制絕技的人
阿瓜是絕技有啥想要試吃或想要買一起分攤的人
阿瓜又是誰
阿瓜有什么很難過很想不通的事情會去騷擾她的人
阿瓜有時候想到的事情只想跟絕技說

阿瓜跟絕技認識了多久?
四年半 過晚今年就五年了
在這些日子 一起歡笑一起哭泣一起走過很多回家的路

絕技 等著你回來
無論怎么樣 我們還是三人組
-瓜

| 主页 |


 主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