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人叫阿宅.他記不起自己的名字了,只知道每天來看他的兩個人一個叫阿口,一個叫阿苗,但總覺得像是缺點什麽似地.

阿宅很喜歡打機跟吃食.
阿口跟阿苗有時很無奈的斜眼看他,嘴上一邊說著,你這樣以後怎麼辦,我們照顧不了你一輩子.同時又幫他整理好房間.給他最新出的電玩遊戲.
他也不當一回事,笑嘻嘻的說道,這樣不是很好么.
他不知道,他這樣說話時,臉上露出的微笑讓阿口跟阿苗一愣.爲什麽?因為他很久沒有笑成這樣了.

阿宅最近的心情很不好,爲什麽?睡覺睡不好. 隱隱約約覺得有什麽在夢裡發生,醒來後卻什麽都記不得,頭腦一片空白.

打機打到一半,莫名的停了下來,發現自己居住的房子還真的挺大的.一個人,有些太過安靜了,寂寞感油然而生.現在到有點想阿口跟阿苗,有他們在自己耳邊唧唧歪歪說些有的沒的倒也不錯,只是,還是少了點什麽的感覺.

"嘟嘟嘟."有些刺耳的鈴聲在房裡響起,等找到手機時電話那段已關機.
阿宅打開手機看到裏面的收件箱的短信為零,而發出最後的一條短信內容為就知你對我好啦 哈哈,發送的對方是名為阿K的人.打到對方手機,聽到的是系統語音,你所撥打的電話號碼為空號....  

阿K是誰?阿宅突然發現他除了只認得阿口跟阿苗之外,其他什麽都記不得了.怎麼會這樣?無限個問號在腦袋裡浮現?自己名字是什麽?自己的工作又是什麽?自己的出生年月是什麽?自己的家人呢?除了空白還是空白,怎麼會這樣??

更令阿宅吃驚的是,他翻遍整個屋子都沒找到自己的照片,心想說不會吧,自己人緣那麼差?連一張都沒有.通訊錄上只有兩個名字,一個是阿口而另一個就是阿苗了,但那本通訊錄的第一頁明顯有著被撕去的痕跡,到底,曾經發生過什麽?


難得的將房間的窗簾拉了起來,明媚的陽光照進屋子,使得原本有些灰暗的房間明亮了起來,縣的更有生氣了,也許他們的話是對的.偶爾也要出門走走,透透氣,自己不能老是呆在家裡.

翻開衣櫥,映入眼簾的衣服都是黑白成對的,這...什麽情況?其他色系的衣服也有,只是,明顯黑白的多餘其他的,連尺寸也是,至於褲子,默,當他沒看到.

整了整儀容,看到鏡子里那個有些陌生但又有種說不出熟悉的感覺,那個人,真的是自己么,阿宅自嘲的一笑,拿起放在桌上的鑰匙,出門曬太陽去了.


"是雷蒙德的吧?" 
感覺有人在叫自己,阿宅回過頭,這個人好面善,好像有見過.具體在哪裡,記不清了.

"嗯?"
對方仿佛沒聽到他話里的疑問,拉著他就到一旁的餐廳坐了起來.

"怎麼,幾個月沒出門,連我都忘記了?"
"嘿嘿."摸摸腦袋,阿宅無奈的丟出了一個笑臉,看來這個人真的認識自己.
"沒辦法,你也知道,我一呆在家裡,就不想出門."
"最近怎麼樣,看你的樣子,過的還不錯嘛,是不是阿K的廚藝又進步了?"
"阿K?"抬起眼,阿宅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人,"阿K是誰?"

"阿明?"
"阿苗?阿口?"

"阿明,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不解的眼神看向阿苗.
"阿口,你跟阿苗是不是一直在騙我?"
"阿宅,你怎麼會這麼想?"
"他叫我雷蒙德,而且,他認識我.我也覺得我應該認識他的."
"阿宅,你記著,無論發生什麽,都是爲了你好."
"那你告訴我,阿K是誰?"
"......"
"這個,我們真的沒辦法幫你,要你自己想起來才行."

"阿明,你怎麼那麼快回來了?"
"哦,這次正好學校放假就先回來了.對了,他怎麼了?"
"哎,說來話長.簡單來說,打機打到走火入魔,然後一切都忘了."
"=[]= 不是吧."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么?"
"呃...難說,搞不好又是你們啥新的整人遊戲.等我相信時,阿蔥在一旁角落跳出來說啊我贏了啥的BLABLA的一堆."
"你...."阿苗囧臉以對,好吧,他承認以前整人遊戲是過分了點,但這次是真的啊,誰會拿這種事開玩笑,又不是太閒了.

"阿明,你看他這個樣子,像是裝的么?"
"不怎麼像."
"那不就得了."
"但像是演戲,你看阿口的表情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
"......"
"還有,你看雷蒙德的神態,也就知道了.他內心肯定在狂笑,他憋的很辛苦吧.看他臉都黑了."
"阿明,你...."還能說什麽呢,最好的辦法就是帶他去阿宅的家就知道了.

在阿宅家裡,沒有擺放任何的照片,無論是阿宅自己還是跟阿K的合照. 看到的除了是電玩遊戲外,還有些亂七八糟的書,堆了一地.

"怎麼會這樣?"阿明非常不理解,明明當時他走的時候一切還是很正常的啊.
"這個...怎麼說呢?有點類似選擇性失憶?還是受刺激太大?"
"你們怎麼會知道的他這樣的?"
"拜託,我也不想的好不好.你也知道,他多難伺候,一會嫌棄這個一會延邊那個的.刁民中的刁民."想到最近幾個月的生活,阿口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神色.

"我是接到阿K的電話,說他們有些口角,然後他之前申請的遊學批下來了,讓我們過來看看,幫忙照顧下這個宅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心整我們,他前腳走還好好的,後脚我們來就成這樣了."



Bling Bling Bling

最近很喜歡Bling Bling Bling
嗯 歌詞也很哈皮

週六的K歌大賽原來真的是總公司舉行的
說是什麽中秋季搞活動娛樂下
話說那天我到公司跟同事們匯合時正好五點
然後 組長到了 開始準備下樓
但接著 OTZ的事情發生了
我們這邊都是少婦跟女生
然後 一有孕少婦叫裏面的男子搬飲料 結果那人沒理她
只好我們自己搬了 還算不算男人

之後么
在小差上 天天說我們那個摔了一跤的組長 半小時要說次~啊~我的屁股啊~
汗 她那樣要半年才好
但今天又去醫院開刀了 才從醫院出來沒多久

然後 K歌比賽的時候 我們這組的娃。。。 (我們這組一共四人去了兩人 一個上班一個在家看娃)
太悲劇了 我不該讓你去的。。。。
其他組的唱的也不錯。。。。
對了 某位一定要提 勇氣可嘉!!值得敬佩
我自己是不可能去的

回來時小韻兒跟我說 那個的電梯電視上曝光了 平日都不開的 之後才開的

然後 我又問清了方向繼續走向人廣。。。
汗 我就是那種左右一換也不認識路的路盲
到了天橋拍了張平日跟壹一直再見的路口
每次看到那邊繁華的夜景 總有種惆悵感 不知道爲什麽

跟壹一起從八點哈皮到2點 (看了一堆MV)
壹 蘇吧~~盡情的蘇吧~~
我沒有在GY乃啦~~~~~
今天到達單位看到督導在就進行了一下的對話

俺:督導,我的導檢冊呢?
督導:等 幫你去看
過了那么一二三四分鐘
督導:誒?沒有你的名字啊
俺:啊?! (啥情況? )
之前不是把小韻兒給漏了么
督導: 人事把她搞混到廣州了
俺:啊 那我呢? 怎么前天點名有我今天卻米我
督導:估計你也被搞混了 (其實不用這個表情 但發現可以表達的卻只有這個 噢督導不要怪我)

一陣沉默后.督導直接進女BOSS辦公室說了情況

于是...還不知道我該怎么辦呢

周六就要K歌大賽了 反正我去也只是打個醬油而已
但發現一件很OTZ的事情 那就是不知道比賽時間 雖然地方知道了
但包房還是個問號
今天是書把我給背回來了。。。

緒慈《罄竹難書之月下美人》(無論大師兄你怎麼樣都是我愛的 愛你這麼多年不容易啊 請繼續的鬼畜混蛋吧 聽聞這次的H很激烈呢。。。。 )这次封面跟上次不一样 这次大师兄无比正直小七就。。。。OTZ

石田良玉《池袋西口公園》&《秋葉原@DEEP》(KING啊~~~ 還有我家的阿斗。。。)

乙一的《ZOO》 《夏天,眼花,我的屍體》 《平面狗》

文字很有愛啊

《ZOO》
與所有的最荒誕恐怖之處,
照見人心最深處,我們的影子。
以黑暗暗尋找希望,
以悲傷提示溫暖,
以恐怖安撫孤獨。

實在是贊啊~


《平面狗》

會呼吸的想像,會生長的幻想,
那一回眸卻把最生動的都化為石像,
虛幻的世界有著現世不忍放手的溫度。

最後一句 很有感觸

《夏天,煙花,我的屍體》
" 隔著薄薄的上衣,我感覺到後背上有一隻灼熱的小手,是彌生的手掌。
剛這樣想的一瞬間,那只手用力把我推了出去。

" 從鼻孔,耳朵,還有總是流出眼淚的地方等等,全身的洞穴流出了赤黑色的血液。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想到阿健會看到這樣的臉,我就難過了起來。'



再是 查克•帕拉纽克 的《搏击俱乐部》感觉很哈皮的呢

还有东野圭吾的《变身》第二本居然叫《分身》那第三部要叫啥》?
自动插入
点一下它就会自动插入节目包括广告
但我不知道 于是...
每天近1000条的信息都是手工录入了.....

这是何等的悲剧啊!!!
幸好搭档看到跟我说了下
结果对面的同事说 这个我也知道


真想一掌PIA死我自己

| 主页 |


 主页  »下一页